夜雨不声烦

【曹郭】《召南》

“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则不生还'。然与共论计,云当先定荆。此为不但见计之忠厚,必欲立功分,弃命定。事人心乃尔,何得使人忘之。”
——《三国志•郭嘉传》

很多年后,曹操已经记不起郭嘉的具体模样了。印象里只剩隆冬曳地的厚重狐裘,那人苍白的脸几乎完全埋进银狐毛领里,只露出鹿一般的眼睛,漆黑又澄澈,不见往日的凌厉。

帐内穿来一阵咳嗽声,曹操的步伐顿了顿,掀门帘的动作难得的轻缓,好让室外浓重的寒气不至于太猛烈地侵袭进去。
他进来的时候,郭嘉正抄着手站在挂在帐内的巨幅汉域地图前出神。即使帐内还算温暖,他也还是裹着氅衣。
曹操站在尽量离他远的地方,解下披风抖落凛冽的寒气:“侍从说,你找我?”
郭嘉没答话,只是伸出手摩挲地图上的荆楚一带,从上游到下游,反反复复。
曹操这才走近,问他:“出什么神呢?”
郭嘉回过头来,眼里带了些许笑意:“我在想…江南气候和暖…你何时能拿下来…我好过去养病。”短短的一句话被咳嗽撕裂成几段。
“…会的。”

那是郭嘉最后一次找他商讨谋略。具体商讨了些什么,在斑驳的岁月里,曹操早已忘却了。就记得郭嘉回过头来时眼里的光,每每在后来行军难眠的夜里,蓦地照进他的心里。

那日之后,郭嘉的病一日重过一日,渐至卧床不起,遑论行同骑乘随军进发了。曹操纳嘉计,轻骑突袭乌丸追击袁氏残军,临行前来郭嘉帐中探视。
病榻上的郭嘉倒是难得的露了张整脸,却看得曹操心紧。他断断续续地交代完此行要注意的事,见曹操迟疑着还没有要走的意思,遂勾起瘦削的下巴,换上了曹操熟悉的戏谑神情:“麻溜地滚…我还等着去江南养病呢…你赶紧的…”
曹操终于站起身,却不知道该回什么,只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念叨“会的,会的…”

一别长绝。
曹操此行一举剿灭袁氏余孽,一统北方。
而郭嘉,则永远留在了易州,至死不曾踏上江南。

后来每次战事胶着,曹操都会想,假使奉孝在,就好了。唯独赤壁兵败时,曹操难得的有些庆幸,幸好奉孝不在了。可他又想,假使他在,何至于此。
漫天的火光里,曹操想起郭嘉最后跟他说的“我还等着去江南养病呢”,长叹一声,最后看了一眼那个郭嘉再也到不了江南,下令撤军。
那句心照不宣的“吾往南方,则不生还”,郭嘉时常跟别人念叨,却没跟曹操说过。曹操曾听好多人转述过,却终究,未曾听郭嘉亲口说过。

吾往南方,则不生还。可他终究要去的。

——END——

接下来是我的废话。
那天写着论文(…)突然开了个曹郭的脑洞,关于郭乌鸦去江南养病的。然后跑去翻了下郭嘉传,就看到这么一句“吾往南方,则不生还”,会心一击。

反复摩挲荆楚的地图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看不到那天了。
不跟曹操提往南方不生还是因为他不想曹操取天下时有一丝一毫的顾虑,遑论让自己成为这个顾虑。他是打算给曹操的天下殉葬的,可惜却没等到这天。
看过一篇文(《彼岸》by奉孝的孔雀翎),里面写郭嘉逆天改命受了三道天罚,一保曹操度张绣叛乱之劫,二折官渡袁绍气运,三使孙策身死江东不乱(此处忍不住想骂郭乌鸦…),以致阳寿大折英年早逝。后来看到郭嘉传里那句“吾往南方,则不生还”,才觉得他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我觉得每对cp都有那么一句话可以概括他们的情义,在我心里,曹郭的不是“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真吾主也”,也不是“行同骑乘坐共幄席”,而是这句。

“吾往南方,则不生还。”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