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不声烦

周瑜温和吗?

“公瑾雄烈,胆略兼人”“言议英发不及之耳”孙权说的。
“文武筹略,万人之英”刘备说的。
“遥闻芳烈”蒋干说的。
“雄姿英发”苏轼说的。
“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不觉自醉”不是如沐春风是如饮醇醪,像喝酒,酒香啊,酒也烈。

再看看他自己说的——
“极不过一侯印,仆从十馀人,车数乘,马数匹,岂与南面称孤同哉?”
“将军韬勇抗威,以待天命,何送质之有!”
“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
“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狂得一逼。

连他的遗书都是这种风格:“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威灵,谓若在握。”
气魄从简牍轩墨间拔地而起。

温和跟他不沾边,跟江东也不沾边。他们是难与争锋的,是神采飞扬的,是春风得意的,是惹人艳羡也招人忌惮的。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年轻气盛。

怒马鲜衣,少年意气。
他流传在人们口中,美好得像个传说。
“瑜时年二十四,吴中皆呼为周郎”

评论(18)

热度(182)

  1. Alberta夜雨不声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