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不声烦

『策瑜』“你都怎样回忆我,笑着或沉默”

“说来奇怪,但无法否认,我现在的确很少会想起他了。

“除了一些不可避免要回顾东吴历史的场合,诸如‘今将军承父兄馀资,兼六郡之众,兵精粮多,将士用命……有何逼迫,而欲送质?’ ‘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 ‘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此类

“还有,夜深人静一个人又没有别的事做的时候。

“但其实,事情太多了,很少有这种时候。

“年少时的恣意轻狂就像上辈子的事,遥远,恍惚。而今想起来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平静和温暖的感觉,像阳光在琴弦上淌过。

“我怀念那个想起过往心里会钝痛煎熬的时期,也想念那个明朗热烈的,逐渐远去的少年。

他笑了一下,“时间是个奇怪又残忍的东西。”

——
时间会冲淡一切,坏的,还有,好的。

评论(3)

热度(42)